首頁 > 旅游美食 > 美食推薦 > 正文

“天價”覆盆子回歸野果本色

提示: “如果不怕刺,還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攢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遠……”魯迅先生筆下的覆盆子,是一顆能勾起兒時美好回憶的紅果子。

“如果不怕刺,還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攢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遠……”魯迅先生筆下的覆盆子,是一顆能勾起兒時美好回憶的紅果子。

可是在東陽市馬宅鎮徐宅村農民徐壽華的眼里,覆盆子卻沒有了當初的那種“美味”。“現在摘青果不劃算,價格太低了,人工費都付不起。”昨日,望著地里即將大批成熟的覆盆子,徐壽華怎么也高興不起來。

覆盆子既是童年記憶中的美味,也是一味中藥材。前幾年,因種植效益高,市場行情好,東陽覆盆子的種植規模不斷擴大,成為不少農民致富增收的新途徑。去年開始,因市場供大于求,覆盆子價格一路走低,東陽許多覆盆子種植大戶轉變經營思路,推出了鮮果采摘游,以期將損失降到最低。

山中野果變身“致富果”

2014年前,覆盆子藥材來源多以野生植株采摘為主,因收購價格高,東陽不少農戶從中發現商機,便馴化野生覆盆子進行人工種植,徐壽華便是其中一位。

“當時我從山上挖來野生的覆盆子,將它們種在地里進行馴化,第一年就長出了不少果子。”徐壽華說,當時也不知道市場行情,都是小規模種植,采摘曬干后,就有磐安過來的藥材商上門收購,價格還不錯。

有了第一年的試種之后,徐壽華慢慢摸到了種植覆盆子的門路,覆盆子對土壤、技術要求不高,可用本地野生品種扦插繁殖,山地、平地都可種植,種植門檻也不高,果實采摘后干燥操作,也僅需太陽之下暴曬3天左右即可。

“種植覆盆子比種其他水果要省心很多,技術門檻比較低,關鍵是產出快,種植15個月后就可結果。”徐壽華說,行情好時,每畝覆盆子的經濟效益1萬至2萬元,比種植其他農作物的收益都高。

較低的技術門檻、可觀的經濟效益,引燃了東陽農戶種植覆盆子的熱情。一時間,覆盆子成了村民眼中的“致富果”,種植面積迅速擴張,鄉村中拋荒多年的土地也得以被重新利用,東陽不少鄉村開始成片種植覆盆子,并開發出了鄉村采摘游。

產能擴張過快致價格暴跌

作為藥材,覆盆子并非大宗藥材,根據相關行業推算,全國一年的用量約800噸左右,而這幾年覆盆子的藥用需求增加并不明顯。而極具擴張的產能,卻讓覆盆子褪去“致富果”的外衣,回歸了野果本色。

“主要是種植面積擴張得太快,產能一下子上去了,賣不出價格了。”東陽市佐村鎮覆盆子種植大戶施云興說,不光是東陽、磐安,省內臺州、麗水、淳安等地的種植規模也在不斷擴大。

迅速擴張的產能給市場行情走勢埋下了隱患。據了解,2016年,覆盆子干果的收購價格在每公斤180元左右,2017年價格達到高峰,每公斤售價高達360元左右,去年開始,覆盆子價格出現“腰斬”,每公斤降到了100元左右,今年的價格再次“腰斬”。

“今年曬干覆盆子的收購價格是每公斤50元左右,濕果的收購價格是每公斤10元,連支付采摘的工錢都不夠。”徐壽華說,目前他已經辭退了所有的小工,許多青果來不及采摘,都成片紅了。

不過,行情暴跌也在不少農戶的預料之中,他們認為,前兩年,覆盆子的“天價”收購價才是異常現象。“每公斤360元,這個價格太高了,是市場炒作起來的,正常的價格沒有這么高的。”施云興說,覆盆子每公斤80元左右的藥材收購價是相對合理的價格,是種植戶和收購商雙方互贏的價格。

開發采摘游降低損失

作為藥材的覆盆子價格跌了,但是作為野果的覆盆子價格還是相當可觀的。面對低迷的藥材收購行情,東陽不少覆盆子種植戶迅速轉變思路,推出平價的采摘游活動。

“5月以后,剛好是果實的成熟期,果子又紅又大又甜,采摘嘗鮮是最好的。”施云興說,他所在的佐村鎮西營村平巖頂自然村有著東陽最大的覆盆子基地,每年都會吸引眾多游客前來觀光采摘。

據了解,平巖頂村現已家家戶戶和覆盆子打上交道,村里共移植了近150畝樹莓,每年的采摘游為村里帶來了可觀的收入。“通過幾屆采摘節的舉辦,打響了品牌和名氣,村里每年的覆盆子都不愁賣,村民收入增加了不少。”施云興說。

徐壽華所在的徐宅村是東陽前往磐安縣城的必經之路,游客眾多,徐壽華在村口的路邊打出了招牌,吸引過往游客購買的同時,也推出了采摘游。“我施的都是農家肥,因此買去吃過的人,都說我家的果子甜。”徐壽華說,他家的鮮果目前每公斤售價在70元,比青果的售價高了不少。

雖然,采摘游降低了不少覆盆子種植戶的損失,但是銷量畢竟有限,一旦覆盆子大批量成熟,很難一下子銷售出去。因此,東陽市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提醒廣大種植戶,要時刻關注市場需求,謹慎投資。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蘇宣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