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實時播報 > 原創新聞 > 正文

【暖新聞】浦江4位古稀老人持續16年為“愛心水站”接力

金華新聞網6月12日消息  金華日報記者 賈傲 通訊員 李澈

16年,5800多天,送出20多萬熱水瓶水。昨天,記者在浦江縣浦陽街道南江二區看到,有一處格外暖心的“家庭水站”,四位古稀老人在家門口輪流接力,每天燒水5小時以上,只為及時給街坊鄰居、環衛工人及外來務工者免費提供不限量的開水。

全身心投入燒水

日裝40多個熱水瓶

“我們兩隔壁輪流燒水,16年來從未間斷。”76歲的老人顧光興告訴記者,萌生要給街坊鄰居燒水的想法,是從他60歲退休開始的。老人平時愛喝茶,常用燒水爐燒水。想到自己燒起來用不掉可惜,而別人燒又比較麻煩,于是決定弄一個家庭版的“愛心水站”,免費給鄰里提供開水。

然而燒開水聽起來簡單,但實際按社區供應,需求量非常大,于是顧光興便和鄰居合作,兩戶人家輪流燒水。他和老婆于蘭生屬退休工人,而鄰居陳明慶與毛桂花為本地農民。

記者看到,老人們平時用來燒水的區域,是一塊兩家門口相連的空地,兩家各有一臺不銹鋼直燃燒水爐,從爐身的灰黑,不難看出燒水爐常年大馬力運轉。而戶外一桌臺上,則放滿了各色的熱水瓶,粗粗一數,有12瓶。

“住戶們提前把空瓶放這,我們燒好水給他們裝上,基本上一天要裝40多個熱水瓶。夏天和冬天,需求量還要大。”顧光興告訴記者,直燃燒水爐平均20多分鐘能燒一壺水,一壺水能裝三個熱水瓶,這意味著,老人們從每天早上6點開始,需要接連不斷燒5個小時以上的開水,其間還要不斷倒水、裝水、添柴、照看爐子。

而老人們為燒水所花的精力遠不止這些。除去時間成本外,直燃燒水爐想要運轉需要燃料,如柴火等。“吃完飯后我們就會上山砍柴或者去路邊撿家具廢料,一個燒水爐一天要燒掉五袋的燃料,重量五六十斤。”于蘭生說,為了燒水,她現在習慣一有空就出門,平均每日要走30多里路。

“家庭水站”暖人心

鄰里互助友愛成風尚

16年來,四位古稀老人的“家庭水站”在社區內家喻戶曉。不但環衛工人愛在此歇腳,外來務工者也常來這里提水。

來自江西的小徐告訴記者,他來浦江10年,也在老人這打了10年開水,這個“家庭水站”給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有一種家的溫暖。“我幫別人做泥水工,房主大多會遞礦泉水,雖然感到客氣,卻不覺暖心。但爺爺奶奶他們真的很熱情,前些天我們閑聊說起野生地衣很補,結果光興爺爺就專程去山上找,第二天燉了一大鍋地衣湯分給我們喝。”

從小徐口中,記者了解到,老人們不但為大家提供“愛心開水”,還經常給住戶們送水上門。原來小區里用水最多的是一群年輕上班族和外地暫住者,上班族工作繁忙、朝九晚五的,早上來不及取,就可能要拖到晚上下班后,以致開水變涼,而暫住戶們則是對路況不熟,容易迷路。遇到這種情況,老人們往往會留一人看爐,另一人直接送水上門。

別看老人們年齡為一個78歲,兩個76歲,一個73歲,全是古稀之齡,但拎起熱水瓶來毫不含糊,最多時能兩手拎四瓶,健步如飛。 “我兒子在外面打工,所以我很理解年輕人忙生計有多不容易。我們年紀大,好事多做做,是應該的。”毛桂花老人說。

鄰里互助暖人心,老人們的熱心一直被鄰居們記在心里。去年,于蘭生上山砍柴時不慎摔倒,躺在家中休養。得知此消息,附近住戶包括一些暫住者都紛紛趕來看她,一時之間,探望者多達40人,他們中好些人給老人包了紅包,少則500元,最多一人則包了3000元,這些全被顧光興一筆一筆記在了賬本上。

陳明慶與毛桂花都是農民,家庭條件一般,陳明慶直到70歲之前都在拉貨,70歲之后也一直在田里忙活,毛桂花則在燒水之余,在家中串珠子補貼家用。得知老人們困難的家庭情況,社區內一外國語學校專門聘請毛桂花去學校燒飯。

面對社區、街道里大家的互幫互助,老人們告訴記者,他們希望將這個“家庭水站”一直辦下去,直到80歲、90歲……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