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演出 > 正文

婺劇《血路芳華》 一段光輝而悲壯的紅軍往事 北京觀眾說 這部戲 太值得看了

提示: “很久沒有這么被感動過了,這出戲讓我自始至終淚流不止。”8月5日、6日兩晚,浙江婺劇藝術研究院(浙江婺劇團)陳美蘭新劇目創作團隊在北京中國評劇大劇院連演兩場婺劇現代戲《血路芳華》,許多觀眾走出劇場仍沉浸在劇情中,他們被舞臺上的紅軍女戰士感動著,被浙婺演員傾情投入的表演感染著。

“很久沒有這么被感動過了,這出戲讓我自始至終淚流不止。”8月5日、6日兩晚,浙江婺劇藝術研究院(浙江婺劇團)陳美蘭新劇目創作團隊在北京中國評劇大劇院連演兩場婺劇現代戲《血路芳華》,許多觀眾走出劇場仍沉浸在劇情中,他們被舞臺上的紅軍女戰士感動著,被浙婺演員傾情投入的表演感染著。

婺劇《血路芳華》是代表浙江省參加今年由中宣部和文旅部主辦的“2019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的唯一一臺大戲,也是榮獲浙江省第十三屆戲劇節最高獎——“新劇目大獎”第一名的劇目,主演巫文玲則在11名優秀表演獎獲得者中排名首位。去年,《血路芳華》入選浙江省當代舞臺藝術精品創作扶持工程;今年,該劇又名列近日正在公示的浙江省第十四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入選作品中。

第一部表現西路軍女戰士的戲曲劇目

為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浙婺于三年前創排了《血路芳華》,編劇是金華市榮譽市民、國家一級編劇姜朝皋。

80年前,中國工農紅軍三大主力在會寧會師后,由紅四方面軍主力所建成的西路軍在執行河西走廊創建根據地和打通與蘇聯聯系的任務時,與西北軍閥拼死搏斗、最后大部分壯烈犧牲。在西路軍可歌可泣的事跡中,又以軍中的婦女獨立團女紅軍戰士的結局最為壯烈。

西征之前的婦女獨立團共3個營9個連,約1300人。她們平均年齡不到20歲,最小的僅12歲。在馬步芳部殘酷的圍追剿殺下,大多數人或戰死,或因失去戰斗力而被俘。許多人被俘后,仍進行頑強的斗爭。少數突圍的女戰士,則歷盡艱險,千方百計地尋找革命隊伍。她們的事跡,在中國革命戰爭史上寫下了悲壯的篇章。

婺劇《血路芳華》是用戲曲表現西路軍婦女獨立團英勇悲壯故事的第一部劇目。

為了創作該劇,姜朝皋重走西路軍征戰之路,翻閱大量歷史資料,最終選取了以當年西路軍女戰士、今天烈士陵園守墓人郝秀英的人生軌跡為主線,用現代和歷史時空交錯的藝術手法,從幾個側面再現了郝秀英和她所在的婦女尖刀連的姐妹們慘烈、悲壯的西征之戰,塑造了一群有血有肉,用青春和熱血寫下執著、忠貞的傳奇人生的西路軍女戰士形象。

在國家一級導演李杰的帶領下,巫文玲、劉菁、楊霞云、樓勝等一群80后、90后青年演員和擔任配角的一級演員吳淑娟、鄭麗芳、呂春虎等共同努力,成功上演了《血路芳華》這臺婺劇現代大戲。

《血路芳華》又為浙婺加了分

這兩年,浙婺每年都有多次機會到北京演出,在觀眾中留下了好口碑,許多觀眾慕名前來觀劇。一出蕩氣回腸的《血路芳華》,無疑又為浙婺加了分。

觀眾慕小言在朋友圈贊嘆道:《血路芳華》實在太贊了。西路軍是很多人都感興趣的題材,把孤軍奮戰的慘烈歷史呈現在舞臺不易。浙婺領導有眼光,團隊實力太強了,這部戲,太值得看了。

央視戲曲欄目女導演鄧赟寫下了這樣的文字:看《血路芳華》,我數次熱淚盈眶,女性革命人相對于男性而言,面對戰爭和敵人,她們都要更堅強更加勇敢。而戲中的女主人公們就是這樣,沒有絲毫的畏懼和膽怯,將她們柔弱的身軀、美麗的芳華都貢獻給了革命事業。我們不應該忘記她們。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李世濤在他的“連盅評戲”專欄中寫道:除了劇作構思精妙之外,《血路芳華》的舞臺呈現也非常精彩。導演流暢的舞臺調度和對節奏的把握,有力地渲染了劇情和人物,轉臺的運用也使該劇的轉場自由靈動,同時,在慷慨激昂的高腔中融入了美妙動聽的民歌小調,給人以悅耳及賞心的藝術享受。在劇中扮演郝秀英的國家一級演員巫文玲,扮相秀美,歌喉高亢圓潤。她的表演,張弛有度,剛柔并濟,生動而傳神地刻畫了一位形象美好、情緒飽滿、個性獨特的女戰士形象,而這也是該劇贏得滿堂喝彩的重要原因。

首鋼退休干部余向民的父母曾經是解放軍總政治部話劇團演員,上世紀60年代都參加了《萬水千山》這部在當時產生了巨大反響的話劇演出。余向民覺得,兩部劇都是長征題材,有異曲同工的效果,即謳歌了百折不撓的紅軍精神,體現了我們的黨、國家和民族代代傳承的奮斗精神。

從藝術欣賞的角度,余向民感到婺劇好看、好聽,且特色鮮明。因為婺劇不是單一劇種,而是六種聲腔的合班,是高腔、昆腔、亂彈、徽戲、灘簧、時調融會貫通的產物,這就形成了婺劇內涵的極大豐富性。而且,不同的聲腔在婺劇中有不同的代表劇目。

這次觀賞的《血路芳華》是以亂彈為主,既有北方戲曲的高亢粗獷,又有南方戲曲的凄婉柔美,聽來十分過癮。余向民說,婺劇非常“接地氣”,由于有常年在農村巡演的傳統,它突出了劇目的情節性與舞蹈、武打等動作表演性,讓不太懂方言的觀眾也覺得好懂好看,這也是婺劇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演出的過程 就是心靈的凈化過程

在舞臺上,人們看到了一群為了信仰舍生取義、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紅軍女戰士;舞臺下,她們的扮演者是一群熱愛戲曲、為事業勇于奉獻的好演員。

巫文玲在接受中央電視臺戲曲頻道“空中劇院”采訪時這樣說:大家剛拿到《血路芳華》劇本在對臺詞時,就被震撼了,每個人都感動得流淚。在這個劇中表演,不需要刻意去渲染情緒,不需要賣弄表演技巧,只要到了那個點,感情自然就爆發。整個創作和演出的過程,就是對自己的一種精神洗禮,就是心靈的凈化過程,也讓自己對今天的幸福生活倍加珍惜。

這次的進京演出,對巫文玲來說,確實是一次不同尋常的考驗。今年5月份就定下到北京演出,而兩個月前,已經33歲的巫文玲被確診懷孕。已經有過兩次失敗懷孕經歷的她,對這個來之不易的小生命異常珍惜,生怕再次出現意外。而作為此戲的主角,又不能臨陣換人。在排戲過程中,她忍受著孕吐,背過身去,擦干眼淚繼續排練。

巫文玲說:“我很清楚地知道,一個地方戲曲院團能作出像我們浙婺這樣的成績有多么不容易。我有寶寶很不容易,但這次的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也很重要,我不能輕易掉鏈子。所以,我專程去了省婦保,找到了專家,和醫生隨時聯系,還學會了給自己打針。我一直告訴自己,堅持就是勝利,我演的角色有這樣的精神,我們浙婺的演員有這樣的精神,我的寶寶也會很堅強。同事們開玩笑,我的孩子生下來就能唱戲了。我為自己能夠堅持順利完成這次演出任務感到自豪。”

在劇中扮演紅軍戰士臘珍的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國家一級演員楊霞云,和多杰扮演者樓勝是夫妻,他們的女兒還不滿五個月。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他們兩次隨團進京演出,還在吃奶的女兒也一起兩次往返,父母上臺時,女兒就乖乖待在后臺奶奶的懷中。他們說,不能因為孩子而影響演出。小家伙因此成了浙婺最小的隨團者。

血路有盡 芳華永駐

《血路芳華》在中國評劇大劇院落下了帷幕。中央電視臺戲曲頻道“空中劇院”和“戲曲采風”欄目,以及光明網等中央媒體,分別采訪了《血路芳華》主創人員和現場觀眾,央視“空中劇院”欄目還對《血路芳華》全劇進行了錄像,將于近期安排播出。

曾經有過20年軍旅生涯的鐵桿戲迷楊書久告訴記者,走出劇場,他仍沉浸在劇中紅軍女戰士以柔弱之軀一步一步走出的血路中,品味著這出戲的核心,就是要告訴、警醒今天的人們:牢記歷史,不忘初心。先烈們歷盡千辛萬苦,舍生忘死,走的是一條世人難以想象的血路,這也是中國革命勝利之路的一個縮影。正因她們走了這條血路,才有了建立新中國、人民翻身當家做主的幸福之路,也才有了今天的改革開放、富民強國之路。這出戲的尾聲很是發人深省、振聾發聵:“先烈們不怕犧牲,可不能被人們遺忘。”長征精神是極其珍貴的精神財富,紅軍女戰土的英名已鐫刻在了歷史的豐碑上,她們走過的血路更要銘刻在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心中。

血路有盡,芳華永駐。這應該就是婺劇現代戲《血路芳華》創排的意義所在。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蘇宣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