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實時播報 > 原創新聞 > 正文

【金報茶樓】除卻濾鏡還是云

這些天,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快。

寫下這個句子,我忽然發現,這像老狼、高曉松《同桌的你》里的句式。這首1994年的歌唱紅的時候。大家手上還沒有可拍照的手機,藍藍的天空都在記憶里。

這些天,天總是很藍,日子總過得太快。

像我這類俗人,拿起手機,拍了朗日晴空下白云一朵朵的照片,發在了朋友圈里。“上線的”第一批云朵圖,大抵都能引來批量點贊、好評。但日子一天一天過著,就算攝影大咖再熱情地發圖,各種云影翻覆、濾鏡加持,大家也開始審美疲勞。出手點贊,純屬友情支持——藍天白云天天見,圖中得來終覺淺。抬頭望天,本來很美。

“除卻濾鏡還是云,你還能記得1994年天上云彩的樣子嗎?”有70后文學中年在朋友圈里發問。他說:天藍云白是本來就有的,只是心塵遮望眼。

一位95后的青年心無掛礙,答得很喜感:“對不起,老師,1994年?沒什么印象啊,我那時候還沒來地球。”

我的中學學弟中,有一位是做天使投資人的。幾天前,他為一件事發了感慨:“有的人,求‘您’投資時謙虛謙卑,沒有得到回應,立馬就換了一副嘴臉。”

對方想請他投錢買兩架飛機,成立一家通航公司,自稱是他的學生。甜言蜜語一時沒有得到回復,“轉身”就變臉成了“訓導師”模式:“這一年你毫無成長,應該反省自己。誰都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可能你聽慣了奉承……”卸下虛假的“濾鏡”之后,人的面孔才展露得真實。

心里有藍天白云的人,一定不會在趨炎附勢、前倨后恭的那群人里的。幾天前,有學子評價大學恩師:腹有詩書,心存風骨。為人師,春風化雨;為君子,不爭炎涼。這位恩師并不知名,但給他的教益,夠用一生。

除卻濾鏡還是云。這是有一個好題目。

1994年,作家張小嫻在《明報》上連載《面包樹上的女人》成名。她成名的作品,我不曾拜讀。但今時今日讀到她寫的《在天涯尋覓你》,卻仍有實實在在的代入感:

你上一次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是在什么時候?

別說你從來不覺得自己了不起,人總有自戀的時刻。假如你真的沒有,那你實在太謙虛了。

人在十多歲和二十歲的時候,不知道世界之大,不知道人的渺小……誰沒有年輕過?誰沒有夸大過自己一點小小的成績,在不被欣賞的時候,依然自我陶醉,高傲卻又哀傷地愛著自己?

移動互聯網使得手機收視、閱讀的“小屏時代”加速到來,越來越多的人在醒著的時候深陷在小屏里,有專業調查數據顯示:中國網民單日“觸屏”時間超過8小時的,比比皆是。

未能免俗,無論新聞執業需要或是個人習慣使然,我也是眾多“活”在手機朋友圈里的網民中的一員。但有道是“時間的鐮刀,沒有人能夠阻擋”,生命的更新,從來都在路上。觸“網”太久、浸淫太深,消耗的是生命更新的能量。

人到中年、年紀相仿的朋友中,有一些人愛在網上說“當年的美好”“曾經的厲害”,仿佛只有過去的高光歲月才足以慰平生。就像現如今常在各種媒介平臺上坐而論道、縱論天下的高曉松那樣,如今早已是形象粗放、思想淺白,卻也總愛顯擺當年的英俊瀟灑、才氣縱橫。

高曉松曾經的帥氣、有才,自當是毋庸置疑的,但真正的才情無需“反芻”。用歲月的“濾鏡”去一鍵美化過去的榮光與美好,映襯的恰恰是當下的無力與蒼白。

今年 8月8日,農歷七月初八,當日3時13分,立秋節氣至。朋友張兄在朋友圈里發了一張電子版秋意圖,上有詩一句:“云天收秋色,木葉動秋生”。看圖說話,我配文兩句:立定半窗鷺飛島,秋斂滿枝葉金黃。清涼一壺飲兩盞,心靜如水麥磨灘。

韻腳無尋處,唱酬有知己。

5年前,在落雪的冬日,在孝順鎮麥磨灘畔的“燈塔小筑”,張兄邀我喝過暖茶。窗外雪花紛落,眼底婺江漸流,那天天上有無愁云慘霧,我不曾留意。只記得相約:下次落雪,再來喝茶……

在立秋時節想念冬天的雪,是清涼的;在立秋時節回味冬日的茶,是沁心的。又是5年時光,回首自己走過的山路、到過的村莊,見過的很多人,寫過一些事。有些許感悟、感念、感動,留存在心。

家人返鄉、夜深獨歸。七夕之夜,朋友一家人一起送我,于是便不孤單。抬頭望月,月亮仿佛也在看我。

恍恍然,我想起馮小剛電影《甲方乙方》結尾的那段話:“那天我們都喝醉了,也都哭了,互相說了許多肝膽相照的話,真是難忘的一夜……1997年過去了,我很懷念它。”片尾,雪花飄灑,有一盞紅燈籠在暗夜里揮灑著暖暖的光。在夏夜里懷想冬雪,別有風味。

張小嫻說:“到了一把年紀,還是經常自命不凡,那便是對自己的不誠實了。這樣的人,也是長不大的。”如果有時光回溯的長鏡頭,1983年、1994年、2003年……這些年,有哪些日子哪些名字哪些往事,會縈繞心間?我們是否也很有過一些這樣的日子——渾然不覺、自以為是地活在“長不大的”狀態中?這其中,有多少獲得感、挫敗感,又有多少無力感、幸福感?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少吹牛、不扯淡,生命的更新,從來都在路上。溢美之詞,不足信;毀謗之行,不必懼。生活里的百種面孔、萬般變化,大多有它的A面和B面,美與丑,善與惡,真與假。不必加濾鏡,無需去粉飾,時光自淘洗,實踐見真章。

日子總是過得太快,愿我們心里,總有藍天。

來源: 作者:王春雷 責任編輯:黃雪芬
關鍵詞: 金報 濾鏡 茶樓 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