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時政要聞 > 正文

追憶好干部熊澎橋:永遠往前沖的“拼命三郎”

熊澎橋是誰?他是什么樣的人?

寧波市鎮海區莊市街道黨工委書記金燕說,他是“拼命三郎”般的好領導。

今年5月起,熊澎橋開始擔任鎮海區委常委、區政府黨組成員,寧波市大學科技園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這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為了街道和管委會的合并事宜,他幾乎天天加班到深夜,帶來的不僅僅是一系列項目的推進和規劃的落實,更是一種精神的激勵和力量的凝聚。

慈溪交警大隊車管所指導員許健說,他是永遠往前沖的老大哥。

從踏上工作崗位起,她就和身邊所有的同事一樣,被時任慈溪市交警大隊大隊長熊澎橋的人格魅力深深吸引:日常執勤,他比一線交警還站得久;突擊執法,他總是身先士卒。“他永遠想著保護我們,可他不知道,只要他一聲令下,我們都會義無反顧跟他沖!”

熊澎橋的妻子說,他是顧不上家的丈夫。

與熊澎橋相知相伴21年,她眼中的他,風趣幽默、正直善良,可就是“不著家”,“有時候在家里吃著飯,想到什么事就拎包往外跑”。

8月上旬,在熊澎橋不幸因公殉職近一個月時,我們再次來到他曾經工作過的地方追尋他的足跡,聽他的同事們和轄區百姓含淚講述那些至今歷歷在目的故事。從那無法掩飾的悲痛中,從那一個個散落在時間長河的過往里,我們深切地感受到,一個人們心目中的“好人”“好干部”與百姓的血肉聯系,感悟到“忠誠干凈擔當”的最生動注腳。

如果說忠誠擔當是共產黨人最鮮明的底色,“我們去現場看看”就是他最樸素的表達

寧波市大學科技園管委會辦公室主任許益鋒對那個日子永生難忘,7月18日,趁上班前的間隙,熊澎橋帶著他來到寧波三號橋市場區域,為甬江科創大走廊片區產業發展空間不足的問題尋找解決方法。

8時40分,熊澎橋帶頭坐上了施工電梯,登上一處剛結頂的14層高樓,查看市場整體地形和產業布局。25分鐘以后,準備離開滿是瓦礫的頂樓前,他再次折回,俯身在窗框上拍攝市場地形照片時,手機突然滑落,他本能地伸手去抓,卻失去重心,直接跌落下去。

“如果那天我們沒有上樓,如果他只是站在原地指揮我去拍那幾張照片……”過去的這些日日夜夜,許益鋒無數次這樣自問。

可他也知道,跟著熊澎橋,不會有這樣的“如果”,“他從來都是那種不親自去現場看一看,心里就不踏實的人。”

2017年初,在鎮海區建交局的年度大會上,剛剛從慈溪到鎮海履新不到兩個月的熊澎橋全程脫稿演講十幾分鐘,句句直刺要害,各種數據信手拈來,“大家都驚呆了”。

可區政府工作人員葉培旭知道這十幾分鐘發言背后的付出:為了治堵,他早上騎車、晚上散步,把涉及街巷走了個遍;為了發展景區交通,他又利用周末自行駕車把城郊的山路開了個遍;甚至,城區十幾座大大小小存在“橋頭跳”問題的橋梁,都是他自己一個個“踩點”而來。

“這位新領導不太一樣啊!”慢慢地,在鎮海,熊澎橋不滿足于聽匯報看文件、喜歡自己跑現場的“名聲”傳開了,可其實,在他曾經工作了20多年的慈溪,這從來都不是什么新聞。

熊澎橋(右三)在一線檢查工作。(資料圖)

慈溪市白沙路街道殘聯理事長沈建義記得清楚,2015年前后,全市集中整治家庭作坊,街道里的3700余家輕紡業家庭作坊都是整改對象。為了抓安全生產,時任街道黨工委書記的熊澎橋緊盯每家每戶,不放過一個細節,“每一個消防逃生樓梯他都要親自爬一遍、踩一踩,看看牢固不牢固,人能不能通過。”正是在他親力親為、沖鋒在前精神的感召引領下,哪怕走得腰都要斷了,其他同志都毫無怨言,跟著他往前沖,不計較個人得失。

如果說與百姓交朋友是以心換心,他用一顆金子般的心換來金子般的情

1400余條網絡留言,2000余個大大小小的花圈,3000多名自發前來送行的各界人士……這是熊澎橋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時的哀榮。

人群中,幾名特地從鎮海趕來的“上訪戶”引人注目。

去年6月,因為不滿實際裝修和樣板房展示不符,鎮海區中梁首府小區部分業主選擇維權。“熊區長說了,房子是我們老百姓一輩子的大事,他一定會管到底。”一名業主含著熱淚回憶,這之后,時任副區長的熊澎橋不僅與開發商溝通協調,還全程參與解決矛盾,目前業主對裝修改進的滿意度超過90%,房子很快就能交付。

“對違反政策的行為,熊書記會堅決說不,可在政策范圍之內的事,他總會想方設法了解百姓的需求,為他們爭取最大利益。”回憶起曾經一道在白沙路街道并肩作戰的日子,慈溪市住建局副局長勵聰數度哽咽。

當時,街道里的賴王村拆遷遺留問題堆積如山,對拆遷不滿的村民很多。熊澎橋帶頭到村民家里了解情況,把家庭結構、經濟收入和住房需求都記得明明白白,盡可能讓大家都選到滿意的安置房,“100多套安置房,他每套至少去了3趟。”

“如果能換,讓我老太婆走,讓他活著,多好!”聽到熊澎橋不幸去世的消息,87歲的拆遷戶龔美琴淚如雨下。

政務服務熱線中心主任、鎮海網絡問政平臺管理員盧曉鳴,有一個“鎮海民生@點通”微信群,她與熊澎橋的互動定格在“7月6日22:04”。

“這個微信群是熊區長一手組建的,他說,要把老百姓關心的問題、民生平臺上不能順利解決的問題上報到群里。如果部門有推諉,要求部門一把手出面解釋,實現‘鎮海最多問一次’。”盧曉鳴說,每天在這個微信群里上報的問題,再晚都會等到熊澎橋的回復。短短半年時間,道路坑洼、流動攤販占道等300多件“老大難”問題迎刃而解。

“熊區長經常會在微信群里鼓勵我們,給我們點贊。他就像一顆星星,照亮了身邊所有人,也照亮了我們前進的道路。”她說。

如果說一個個崗位的變遷是他一個人的長征,這條長征路上凝結著他全家人的奉獻

熊澎橋在慈溪的家,有個小天井。每逢臺風天下暴雨,總會堵塞、積水。每次用小臉盆往外舀水的時候,妻子都會忍不住撥通丈夫的電話,得到的永遠是千篇一律的答復:“自己想想辦法!”

熊澎橋(左一)在社區指導垃圾分類工作。(資料圖)

結婚20年,她有過太多“自己想想辦法”的時候,接送女兒、操持家務、贍養老人,那些時候,她不慌,因為知道“我們家澎橋在忙”。

可這個周末,“利奇馬”肆虐而來的時候,她的心卻是空的,“連這一句回復都等不到,你是不是太狠心了?”

從交警大隊到街道,從慈溪去鎮海,像這樣的工作調動,熊澎橋經歷過多次,每一次都把組織需要作為自己的唯一選擇。她從來不攔他——“作為一名黨員,就要自覺服從組織安排,干一行、愛一行、專一行,以實際行動踐行入黨時的誓言。”看過他的日記本,她知道自己攔不住。

幸福因為稀少而珍貴。熊澎橋對家人的每一點細微處,都流淌著鐵漢柔情。

3年前母親患病,他所有的空余時間都用來跑醫院,希望她得到最好的救治;去年妻子闌尾炎動手術,他每天來回3個多小時趕到醫院陪護;女兒上大學報到第一天,原本說好了一道去上海的熊澎橋沒能如約同行,可當天下午,他還是自己開車趕到了學校。有幾個食堂?在一樓的宿舍會不會太潮?……他事無巨細一一了解清楚,那是帶著幾分內疚的父愛。

出事前一晚,他打電話回家,說起最多的,都是暑假回家卻還沒來得及碰面的女兒。沒想到,父女倆下一次見面,已是天人永隔。

“還記得您承諾我,要牽著我的手走向婚禮的殿堂,您怎么就這樣走了?您還沒能享受天倫之樂,您怎么就這樣走了?爸爸,如果有來生,我還要做您的女兒!”女兒的悼詞催人淚下……

如果有來生,女兒心目中的父親,可能還是那個經常要跟她說抱歉的人,帶著內疚而又堅定的神情;妻子眼中的丈夫,可能依然不能在需要他的時候準時出現在面前,但卻總是守護牽掛著這個家庭;同事眼中的這位領導,肯定還會帶著大家一起日以繼夜地忘我工作,不會有任何改變。

只是,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心愿: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地過完一生。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陳涵
關鍵詞: 干部 熊澎橋